澳门新葡亰71017-www.71017.com-登入
做最好的网站

《十冷》工作室访谈 《十冷》导演:终极目标是

从来没有一部动画片这么吸引我,其实刚开始被人安利的时候我是很拒绝的,因为画风实在太丑了,人物不是很大就是很小,比例正常的太少了,其实他这个画风很吃夸吧!有多少人会因为画风不喜而错过这么一部好动画。
我太喜欢路飞这个人物了,平时嘻嘻笑笑看着很傻很白痴,可一到正事的时候就很苏很有一船之长的魅力!唯二喜欢的就是佐罗了,平时看着很正经,还喜欢睡觉,还路痴,可是很有安全感吧,也正因为如些才让我更爱他啊!还有船上的每一个成员都让我觉得少了其中一个都不行,真的很少有一部片子让我有这种感觉,以前看电视剧都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只有这部是全部都喜欢啊。
现在还喜欢罗,他大概就是整部动画里画风最正常的人了吧。

图片 1

十万个冷笑话即将在2015年1月1日以贺岁的形势登陆各大影院,在这次大电影中,除汇聚哪吒、李靖、匹诺曹、白雪公主、女王大人、福禄小金刚等大热角色外,还将有一个特别定制的“主角”登场。

作为幕后制作团体《十冷》的代表人,卢恒宇和李姝洁最近也接受了一份访谈,其中包括各自的理想,以及对中国动漫市场的期望,其实《十冷》还未上映,网上已褒贬不一,叫好喝骂也是层出不穷,但是在这里小编想说的是,不管《十冷》能否获得成功,口碑,乃至票房,这些都不应是落井下石嘲笑他们的理由,我们不应该嘲笑和我们拥有相同理想,并为此努力、奋斗的年轻人,哪怕他们做得再差。

以下为访谈内容:

跟卢恒宇和李姝洁对话,就像面对两个搞笑版的哼哈二将,老卢负责逗哏,姝洁负责捧哏,话茬不断,不分你我。他们两个语速蹭蹭快,可以在几秒钟内完成一个自己把自己逗乐,然后又自己吐槽自己的语言闭环。老卢永远是大胡子,姝洁经常是大镜框,俩人都穿着怎么舒服怎么来的休闲装,往一起一站就知道不属于三次元范畴。西装裤、高跟鞋和玻璃心神马的,好像永远跟他们不相干。面对新浪娱乐的镜头,两人敞开话匣子,讲起两个二次元逗比在一起的生活趣事。

这样两个天作之合的年轻面孔,就是红遍网络的《十万个冷笑话》幕后的动画导演,而今仍旧由他们执导的电影版《十万个冷笑话》也即将在2015年元旦登陆全国院线。俩人很乐观,对票房没太大心理压力,倒是惦记着要是过亿了就得兑现承诺跳“啪叽啪叽本大爷最啪叽舞”,这倒是一件挺头疼的事儿。

卢恒宇和李姝洁都是实打实的资深影迷,因此相比于创造出渣画风和“时光鸡”的欠扁漫画家寒武,他们更希望《十万个冷笑话》具有好莱坞大片般的节奏与质感,让普通观众都能看得懂。他们喜欢漫威,喜欢《复仇者联盟》,在工作室里供奉着迪士尼肖像,吃茶抽烟不忘让祖师爷也来上一口。“让观众排队买票看我们的电影,电影还会获得奥斯卡!”这句话的前半截来自李姝洁,后半截来自卢恒宇,现在合到一块,成为整个“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的梦想。“人生总要有目标,那就设定一个高一点的!”老卢说。

为什么喜欢迪士尼?因为他们两个热爱童话;为什么热爱童话?因为他们相信梦想终究可以如童话般成真。

何小沁:作为动画导演,改编《十万个冷笑话》这样一个“渣画风”漫画算跳进火坑吗?会不会痛恨原著作者寒武?

卢恒宇:我们在做动画之前就看了漫画,当时我们的反应是“哈哈哈哈哈,神经病漫画!幸亏没把它改编成动画,不然导演死定了。”没想到一年以后就有人找我们,说要不要把这个改编成动画呀,我说来吧!结果一看,《十万个冷笑话》……其实在改编过程中还好,《十冷》是一个以故事见长的片子,分镜的节奏感其实特别好。渣画风是它的表象,在画风下面观众感受到的是作者的情绪。

李姝洁:其实在我看来《十冷》分镜头做得特别棒,特别懂观众的笑点,只是画得糙了点……寒武我们可不敢得罪,他会在画漫画时刁难我们的!

何小沁:漫画各自成章,而且人物那么多,最后是怎么想到做成一部超级英雄大电影的?

卢恒宇:拍电影观众肯定希望能看到自己喜欢的角色,我们也就尽量安排这些角色都出场。这些人物在动画里本来没什么关联,但漫威的《复仇者联盟》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好的参考。

李姝洁:我个人非常喜欢超级英雄片,觉得好燃好热血!《十万个冷笑话》不能真的拍一堆冷笑话,不然观众看着看着也就笑不出来了。

卢恒宇:当时我们把寒武抓到工作室里住了一个月,让他写剧本,但写出来发现不行。电影发展那么多年,形成了观众爱看的格式,寒武作为漫画家对剧本格式了解得不多,所以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我们先写一段很正常的剧本大纲,扔给寒武,他往里加入破坏性的笑话,我拿回来一看哎唷不行不像电影了得往回搂一搂,搂完了再给他破坏……

李姝洁:所以这部电影首先是喜剧,既保留了《十冷》的风格,又让普通观众也看得懂。三次元观众看完电影再去翻网络漫画,接受程度会更高的。

何小沁:还在片中向漫威致敬了?据说画风高大上的那段是请漫威的画师画的。

卢恒宇:对,其实我们也挺高大上的。

李姝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们是一部画风精美,设定严谨,故事感人至深的好动画!”

何小沁:你们自己最喜欢哪个角色?

卢恒宇:我最喜欢老爷,去电影院看就知道,老爷太帅了。

李姝洁:我最喜欢小金刚,我觉得他好帅啊,是点睛之笔!

卢恒宇:你干嘛不去拍偶像剧啊?你现在不是粉丝,作为导演能不能深度一点去说啊?

李姝洁:深度一点?好吧我觉得哪吒的胸肌也不错!

何小沁:时光鸡这个贱贱的角色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李姝洁:当时我们想让这些人物能像《复仇者联盟》一样聚集到一块,就说“那就整个时光机呗”,穿越到一块。寒武就说“好啊可以呀”,就开始画画画,结果画了一只鸡!好冷啊……

卢恒宇:你会发现寒武是个喜剧天才,能抓住这种小点子,把它变成一个笑话。他在生活中聊天就这样,所以不能惹原著作者,要不就会出现“这玩意要怎么放到剧情里”的状况……

李姝洁:时光机好歹是个抽屉啊!!这是啥啊!!

何小沁:时光鸡是老卢配的音,是说跟导演气质很吻合吗?

卢恒宇:其实跟我没太大关系,我平时说话普通话挺正常的。一开始我们想找个明星来配,有一点特别明确,我们希望它说的是闽南腔,人员就固定到九孔、吴宗宪几个谐星上面。后来我跟人讲戏的时候就会不停模仿这个腔调,而且初配时明星来不了我得先顶上,他们就说行了就你了别换了。

李姝洁:我估计出品方也挺高兴的,因为省了一笔钱!其实他挺有配音天赋的,看完宁浩的《疯狂的赛车》就开始模仿九孔,我平时就配一些小杂角儿。

卢恒宇:我平时也配杂角儿,一些小角色我们就自己配了,好玩儿,没想到一出道就是跟阿杰他们对戏,哎呀压力这个大啊……方言在喜剧里面的排位,我觉得第一好玩的是东北话,第二就是闽南话,有一种天生的喜感。我是成都人,看电影看多了就会说了。我还说呢,其实中国方言完全可以组成《两杆大烟枪》那样的喜感,意大利黑帮很像台湾话,黑人很像东北话,“Yo~man, what’s up?”对应的就是“干哈呢这是!”英国话“May I help you”感觉特别像上海话。中国方言很丰富,我特别喜欢学,现在刚好就用上了。以后导演干不动了还可以去配配音。

何小沁:在你们看来,《十万个冷笑话》的流行跟吐槽遍布的网络氛围有什么关联?怎样才能像呆毛一样获得吐槽能量?

李姝洁:首先要感谢网络,通过弹幕我能直接了解到观众的感受。

卢恒宇:对,中间再没有任何隔阂。一件事情,也许是歪楼也许是追加,最终一定会把大家对这件事的看法总结成一个点,然后像吐槽能量一样爆发出来。比如微博上的“神最右”就是一种吐槽。这样一个时代就很适合《十万个冷笑话》的出现。生活里你的身边总会有一个二逼,你就找到一个点嘲笑他就好。如果没有的话,那说明你就是这个二逼……哈哈哈!

十万个冷笑话即将在2015年1月1日以贺岁的形势登陆各大影院,在这次大电影中,除汇聚哪吒、李靖、匹诺曹、白雪公主、女王大人、福禄小金刚等大热角色外,还将有一个特别定制的“主角”登场。

作为幕后制作团体《十冷》的代表人,卢恒宇和李姝洁最近也接受了一份访谈,其中包括各自的理想,以及对中国动漫市场的期望,其实《十冷》还未上映,网上已褒贬不一,叫好喝骂也是层出不穷,但是在这里小编想说的是,不管《十冷》能否获得成功,口碑,乃至票房,这些都不应是落井下石嘲笑他们的理由,我们不应该嘲笑和我们拥有相同理想,并为此努力、奋斗的年轻人,哪怕他们做得再差。

以下为访谈内容:

跟卢恒宇和李姝洁对话,就像面对两个搞笑版的哼哈二将,老卢负责逗哏,姝洁负责捧哏,话茬不断,不分你我。他们两个语速蹭蹭快,可以在几秒钟内完成一个自己把自己逗乐,然后又自己吐槽自己的语言闭环。老卢永远是大胡子,姝洁经常是大镜框,俩人都穿着怎么舒服怎么来的休闲装,往一起一站就知道不属于三次元范畴。西装裤、高跟鞋和玻璃心神马的,好像永远跟他们不相干。面对新浪娱乐的镜头,两人敞开话匣子,讲起两个二次元逗比在一起的生活趣事。

这样两个天作之合的年轻面孔,就是红遍网络的《十万个冷笑话》幕后的动画导演,而今仍旧由他们执导的电影版《十万个冷笑话》也即将在2015年元旦登陆全国院线。俩人很乐观,对票房没太大心理压力,倒是惦记着要是过亿了就得兑现承诺跳“啪叽啪叽本大爷最啪叽舞”,这倒是一件挺头疼的事儿。

卢恒宇和李姝洁都是实打实的资深影迷,因此相比于创造出渣画风和“时光鸡”的欠扁漫画家寒武,他们更希望《十万个冷笑话》具有好莱坞大片般的节奏与质感,让普通观众都能看得懂。他们喜欢漫威,喜欢《复仇者联盟》,在工作室里供奉着迪士尼肖像,吃茶抽烟不忘让祖师爷也来上一口。“让观众排队买票看我们的电影,电影还会获得奥斯卡!”这句话的前半截来自李姝洁,后半截来自卢恒宇,现在合到一块,成为整个“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的梦想。“人生总要有目标,那就设定一个高一点的!”老卢说。

为什么喜欢迪士尼?因为他们两个热爱童话;为什么热爱童话?因为他们相信梦想终究可以如童话般成真。

何小沁:作为动画导演,改编《十万个冷笑话》这样一个“渣画风”漫画算跳进火坑吗?会不会痛恨原著作者寒武?

卢恒宇:我们在做动画之前就看了漫画,当时我们的反应是“哈哈哈哈哈,神经病漫画!幸亏没把它改编成动画,不然导演死定了。”没想到一年以后就有人找我们,说要不要把这个改编成动画呀,我说来吧!结果一看,《十万个冷笑话》……其实在改编过程中还好,《十冷》是一个以故事见长的片子,分镜的节奏感其实特别好。渣画风是它的表象,在画风下面观众感受到的是作者的情绪。

李姝洁:其实在我看来《十冷》分镜头做得特别棒,特别懂观众的笑点,只是画得糙了点……寒武我们可不敢得罪,他会在画漫画时刁难我们的!

何小沁:漫画各自成章,而且人物那么多,最后是怎么想到做成一部超级英雄大电影的?

卢恒宇:拍电影观众肯定希望能看到自己喜欢的角色,我们也就尽量安排这些角色都出场。这些人物在动画里本来没什么关联,但漫威的《复仇者联盟》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好的参考。

李姝洁:我个人非常喜欢超级英雄片,觉得好燃好热血!《十万个冷笑话》不能真的拍一堆冷笑话,不然观众看着看着也就笑不出来了。

卢恒宇:当时我们把寒武抓到工作室里住了一个月,让他写剧本,但写出来发现不行。电影发展那么多年,形成了观众爱看的格式,寒武作为漫画家对剧本格式了解得不多,所以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我们先写一段很正常的剧本大纲,扔给寒武,他往里加入破坏性的笑话,我拿回来一看哎唷不行不像电影了得往回搂一搂,搂完了再给他破坏……

李姝洁:所以这部电影首先是喜剧,既保留了《十冷》的风格,又让普通观众也看得懂。三次元观众看完电影再去翻网络漫画,接受程度会更高的。

何小沁:还在片中向漫威致敬了?据说画风高大上的那段是请漫威的画师画的。

卢恒宇:对,其实我们也挺高大上的。

李姝洁: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们是一部画风精美,设定严谨,故事感人至深的好动画!”

何小沁:你们自己最喜欢哪个角色?

卢恒宇:我最喜欢老爷,去电影院看就知道,老爷太帅了。

李姝洁:我最喜欢小金刚,我觉得他好帅啊,是点睛之笔!

卢恒宇:你干嘛不去拍偶像剧啊?你现在不是粉丝,作为导演能不能深度一点去说啊?

李姝洁:深度一点?好吧我觉得哪吒的胸肌也不错!

何小沁:时光鸡这个贱贱的角色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李姝洁:当时我们想让这些人物能像《复仇者联盟》一样聚集到一块,就说“那就整个时光机呗”,穿越到一块。寒武就说“好啊可以呀”,就开始画画画,结果画了一只鸡!好冷啊……

卢恒宇:你会发现寒武是个喜剧天才,能抓住这种小点子,把它变成一个笑话。他在生活中聊天就这样,所以不能惹原著作者,要不就会出现“这玩意要怎么放到剧情里”的状况……

李姝洁:时光机好歹是个抽屉啊!!这是啥啊!!

何小沁:时光鸡是老卢配的音,是说跟导演气质很吻合吗?

卢恒宇:其实跟我没太大关系,我平时说话普通话挺正常的。一开始我们想找个明星来配,有一点特别明确,我们希望它说的是闽南腔,人员就固定到九孔、吴宗宪几个谐星上面。后来我跟人讲戏的时候就会不停模仿这个腔调,而且初配时明星来不了我得先顶上,他们就说行了就你了别换了。

李姝洁:我估计出品方也挺高兴的,因为省了一笔钱!其实他挺有配音天赋的,看完宁浩的《疯狂的赛车》就开始模仿九孔,我平时就配一些小杂角儿。

卢恒宇:我平时也配杂角儿,一些小角色我们就自己配了,好玩儿,没想到一出道就是跟阿杰他们对戏,哎呀压力这个大啊……方言在喜剧里面的排位,我觉得第一好玩的是东北话,第二就是闽南话,有一种天生的喜感。我是成都人,看电影看多了就会说了。我还说呢,其实中国方言完全可以组成《两杆大烟枪》那样的喜感,意大利黑帮很像台湾话,黑人很像东北话,“Yo~man, what’s up?”对应的就是“干哈呢这是!”英国话“May I help you”感觉特别像上海话。中国方言很丰富,我特别喜欢学,现在刚好就用上了。以后导演干不动了还可以去配配音。

何小沁:在你们看来,《十万个冷笑话》的流行跟吐槽遍布的网络氛围有什么关联?怎样才能像呆毛一样获得吐槽能量?

李姝洁:首先要感谢网络,通过弹幕我能直接了解到观众的感受。

卢恒宇:对,中间再没有任何隔阂。一件事情,也许是歪楼也许是追加,最终一定会把大家对这件事的看法总结成一个点,然后像吐槽能量一样爆发出来。比如微博上的“神最右”就是一种吐槽。这样一个时代就很适合《十万个冷笑话》的出现。生活里你的身边总会有一个二逼,你就找到一个点嘲笑他就好。如果没有的话,那说明你就是这个二逼……哈哈哈!

何小沁:老卢为啥总也不刮胡子?姝洁不会嫌弃的么?

李姝洁:一开始有人说不干净,吃面都吃胡子了,但现在我还挺想让他留着的。有一阵工作室在成都,制作部在上海,双导演嘛就来回倒,很长一段时间没见着。有一天他回来了,胡子没了,我晚上睡觉就开始做噩梦,梦见茫茫人海找不到卢恒宇,我就哭了,真哭。所以我觉得胡子才是本体。

卢恒宇:一般朋友只认我的胡子不认人。

何小沁:老卢在微博上还澄清过,说李姝洁是女朋友而不是老婆,恋人之间要分得这么清吗?

李姝洁:因为真的没结婚嘛,我俩嫌麻烦,就懒得办了。

卢恒宇:而且叫女朋友就总有一种热恋期的感觉,更亲密嘛!

何小沁:两个人24小时腻在一起都OK?

李姝洁:我练就了一身分裂功夫,说工作和生活的事儿完全是两种状态。最初我认识他是去他公司应聘,他也是第一次做一个长片动画的导演,疯狂追我嘛……哈哈,就是挺心照不宣的!作为一个女生,又这么漂亮嘛,好吧这不是重点掐了,就会有人觉得因为跟导演关系好才会晋升得比较快。

何小沁:潜规则?

卢恒宇:潜规则也不潜这样的……

李姝洁:你滚~所以我从一开始工作和生活就是两个状态,能瞬间转换,很分裂。

卢恒宇:她很要强的,怕别人说闲话,其实现在看来我们两个的能量值是一样的。谁做累了,另一个就能马上顶上,没有任何问题。

李姝洁:别,你永远是我师父哈。

何小沁:李姝洁作为女孩子,不会把生活里的怨气带到工作里?

李姝洁:不会,比如说他没刷碗我们怄气了,但到了工作里我会怎么表现呢?我会加倍努力,说你看,没有你我做的片子更牛!所以反而也挺好的。

何小沁:两个人都是导演,有意见不合吵架的时候吗?

卢恒宇:我觉得还好,创作上的吵架是一种讨论,最终还是在于审美是不是在一个方向上。我们俩的审美都一样,有点小差别就成了看哪个选择更好。

何小沁:两个二次元逗比在一起生活,跟正常人类有什么不同?

卢恒宇:生活基本还是正常人的生活,就是喜好的东西比较偏向电影和二次元一点,宅。

李姝洁:可能别人觉得逛逛街更爽,但对我们来说,更喜欢买一大堆票泡在电影院里,喜欢比较宅的生活方式。

卢恒宇:我还爱玩游戏,但是现在做电影没什么时间玩了。

李姝洁:得了吧我不还给你买游戏机了嘛,别吐槽了!

何小沁:所以卢恒宇其实就是卢恒“宅”?

李姝洁:哈哈哈哈,就弯了……

卢恒宇:你才弯了呢!这就属于吐槽……

何小沁:做动画是个特别苦的差事,但动画人又往往比较乐观,这是为什么?

李姝洁:为了最终那一刻的完美呈现,前面怎么苦怎么累,知道最后会是甜的,所以就还蛮坚定的。

卢恒宇:动画是我们喜欢做的事情,就好像有人喜欢吃辣,别人不理解为什么不舒服还要吃?

李姝洁:吃完了会拉肚子,但是拉完了……这段是不是得和谐一下?

卢恒宇:我们每星期可能会有一两天、两三天加班到两三点,年末的时候所有动画公司都会加班加到鸡飞狗跳的。

李姝洁:其实我们并不鼓励熬夜加班,我们工作室鼓励大家高效一点,让生活的时间更多一点,因为艺术来源于生活,到处看看,交些圈外的朋友,都是对艺术创作有好处的。

何小沁:你们的工作室现在大概是什么状况?平时工作氛围什么样?

卢恒宇:我们的工作室现在一共有20个人,有时候我们有更多的东西想做,但受限于生产量,还是希望有更多人过来,做个广告哈。工作室氛围像大学校园,平均年龄二十六岁左右。虽然有注册,但我们还是更喜欢叫“工作室”而不是某某公司,喜欢那种往上奔的感觉。

何小沁:从网络动画导演变成商业电影导演,票房会对你们造成压力吗?尤其今年像《龙之谷》《秦时明月》《魁拔3》等片票房都一般。

卢恒宇:《魁拔3》我们俩都看哭了,很燃,当时我们觉得这部怎么也得5000万往上吧,没想到还是2000万,这就是运气了,电影赌博性挺大的。

李姝洁:跟同期上映的片子关系也挺大的,那个国庆档真是有点恐怖,想看《魁拔3》只有早上才有场次。我们在很有限的时间里做出了一部相对满意的电影,没有想到试映的时候观众反应那么好。故事真的是第一位的,所以我觉得票房应该还挺好的。

卢恒宇:我们现在在琢磨票房到底是过亿好还是不过亿好,因为在发布会上说过,要是过亿了我们就都得跳“啪叽啪叽本大爷最啪叽舞”!

何小沁:你们作为影迷向的导演,怎么看《黄金时代》《太平轮》这样严肃电影的口碑?

卢恒宇:我觉得不能单纯从评论去看待一部电影,就像我们本身就是喜剧电影,既然摆出这样的姿态了,就希望有人来吐槽,大家反而不太吐了。正经的片子大家倒可能觉得这不好那不好,诺兰的片子也有人吐槽。

何小沁:《十万个冷笑话》里也有虫洞,是跟老卢的偶像诺兰不谋而合吗?

李姝洁:是大师之间的暗合!!

卢恒宇:哎呀我都没好意思说,你这样可咋整啊!脸太大了!我们就是诺兰脑残粉嘛,诺兰顶胶片,我们都巴不得在赛璐璐上画画。

何小沁:迪士尼呢?听说你们工作室里还供奉着一张他的肖像。

卢恒宇:那个是祖师爷,各行各业不都有祖师爷嘛。我们也不想挣钱,就想做动画,那就供一供动画界的祖师爷吧。挂了一个照片,咔咔咔拜。

李姝洁:当时也是搬了个比较大的地方,一落不都得烧烧香嘛。现在吃下午茶的时候都拜一拜,哎,祖师爷来一口哈!

卢恒宇:给你点个烟!哈哈哈……

何小沁:工作室Logo的外形也是米老鼠吗?

卢恒宇:其实就是无聊,我把自己小时候照片画了个胡子,说你们看像不像,诶还真像,我又画了个圆加俩耳朵,就好像去迪士尼玩完回来了。后来人家说你们没logo啊,我说没时间画那就这个吧!就拍脑门弄上了。

李姝洁:我们俩能这么契合也跟迪士尼有关吧,我们都很相信童话,觉得坚持下去就会实现梦想,实现了是会很爽的。

卢恒宇:迪士尼呢,皮克斯的,高畑勋的,细田守的……别人经常以为我们很日范儿,其实我们喜欢的类型太多了,还得看具体作品吧。

何小沁:你们给自己设定的终极目标是奥斯卡?

卢恒宇:人生总要有一个目标嘛,不然没有动力,那就定个高一点的!就像两个人爬山,一个把目标定在半山腰,一个定在山顶,我觉得定在山顶的会走得更远。

李姝洁:回到刚才说的,当初他为什么对我这么迷恋呢?第一是照片漂亮,第二就是我在简历里写,我的终极目标就是让观众排队买票看我的电影,他一看,哟!不错,我再加一条,最后能拿奥斯卡。行,这目标够高大上!

何小沁:老卢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关于你对姝洁的迷恋?

李姝洁:你要是让他补充就成我追他了

卢恒宇:……不补了不补了!给她个面子吧,就当我追她好了,这轱辘过了,这轱辘过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1017发布于动漫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冷》工作室访谈 《十冷》导演:终极目标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