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71017-www.71017.com-登入
做最好的网站

电影和游戏真的可以互相转化共同促进吗?

图片 1

游戏IP与改编电影之间的现实与距离

来自 虎嗅网 2016-02-24 深度

商业电影和游戏之间似乎有天然的联系。一方面是越来越多优秀的游戏被改编成电影,例如《生化危机:终章》《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据说连俄罗斯方块都已经在做电影改编。另一方面,基于热门影视剧开发出来的游戏虽然质量参差不齐,但数量仍持续增加。

[ 转载自 虎嗅网 ]

图片 2

年度最轰动的情怀电影可能就要在几个月之后上映了,根据之前的消息,由著名网游《魔兽世界》改编而来的电影将在今年6月10日上映,而在这之前由于各种原因,这部备受期待的电影上映时间经历了多次延期。无独有偶,育碧斥巨资与福克斯影业联手打造的《刺客信条》大电影自2014年起就不断传出延期消息,最终将上映时间定在了2016年底。而这两部即将上映的大作,也被外界视作游戏IP改编电影的卷土重来。

影游联动一直是近两年被资本热炒的话题之一,行业内也不乏影视公司与游戏厂商合作开发游戏IP的动向,不过除了部分手游厂商的小打小闹之外,并没有见到多少项目有实质性的进展。从近些年来所谓影游联动的动态来看,这种联动更多的是当红影视作品向游戏平台的拓展,属于对影视IP的开发与利用,而从游戏向影视作品改编的案例却少之又少。不过随着PC端、主机端等游戏市场的逐步成熟,加上手游圈子的持续火爆,在利益的驱使下,不少厂商开始对热门游戏IP产生了更多的想法,而在对于优秀IP的开发利用中,影视作品的改编自然扮演了摇钱树的角色,加之之前不乏影视作品改编游戏的成功案例,这种情况下,影游联动既是趋势,也是资本泡沫追逐的热点领域。

游戏IP改编电影的惨淡历史

不过,从游戏改编电影的历史来看,雷声大雨点小的现象屡见不鲜,不少著名游戏IP的改编往往在上映前备受期待,受到大量游戏忠实玩家的热捧,但在上映后却一再受到抨击,惨遭票房毒药的口碑。就连《魔兽世界》在拍摄期间也曾遭受人物还原度差、剧情糟蹋原作等非议,上映时间也是一拖再拖,这其中有技术因素,但也难以掩饰发行方对市场的信心不足。

信心不足的原因来自于诸多失败的案例,自1993年《超级马里奥兄弟》的惨败以来,游戏改编电影经历了多次票房扑街,2010年迪士尼花费2亿美金拍摄的《波斯王子》电影版,北美票房仅为0.9亿,赔得血本无归。而被称为最长寿的游戏改编电影生化危机系列,虽然曾推出过5部作品,但北美历史最高票房也仅有0.6亿,与生化危机在游戏界的地位相比,惨淡的有些可怜。另一部口碑较好的改编作品《寂静岭》和续作《寂静岭2》的全球票房总收入也没能超过1.5亿美金。而迄今为止北美票房最好的游戏改编电影《古墓丽影》,凭借着安吉丽娜·朱莉对游戏主角劳拉的高度还原,在北美市场收获了1.3亿的票房,全球票房也直逼3亿美金,《古墓丽影》也一举成为最成功的游戏改编电影案例。不过在经历了短暂的辉煌之后,《古墓丽影》难逃滑铁卢的命运,派拉蒙在续作中信心倍增投入重金,但最终的票房收入未达到之前的一半,这也导致直到今天《古墓丽影3》的拍摄计划还停留在纸面上,游戏中无所不能的神奇劳拉最终也没能抵挡住票房的压力,无缘与电影观众再次相聚。在中国市场,游戏改编电影的案例就少之又少了,大多数优质的武侠游戏IP也是细水长流,往往是走改编电视剧这种更为稳妥的路线,面对票房与口碑的双重压力,制片方在电影的拍摄计划上也略显谨慎。

电影票房的不尽如人意并不是个例,与游戏作为影视衍生品的角色不同,从游戏向影视作品领域的逆向开发,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条难走的路,虽不乏迎难而上的先例,但这条路仍然是有些太过崎岖了。与动漫、小说IP的改编相比,游戏IP向电影的改编显得不温不火,甚至与游戏圈子里的高人气相比都称得上失败,也就更谈不上能有超出人们预期的作品了。游戏大作《刺客信条》电影版自2015年起先后两次为改编自美漫的超级英雄电影《复仇者联盟2》和《神奇四侠》让路,直接延期至今年年底,也让人不难看出游戏IP和漫画IP之间截然不同的境遇,毕竟市场决定一切。

游戏IP价值与改编可行性的矛盾

随着目前游戏大作制作水准的步步提升,游戏提高的不仅仅是特效的表现,游戏引擎的升级带来的是开放世界的建立,而开放世界则带来了更为宏大的剧情和多元化的人物,这也就是近些年来沙盒类游戏开始崛起的原因。

另外,伴随着游戏市场的进一步开拓,无论是索尼和微软争雄的主机领域,还是Steam活跃的PC端,游戏的销量都在水涨船高。近些年来,几大游戏厂商3A大作频出,也不时引起游戏玩家强烈的反响。如今的盛况与多年前的超级马里奥、生化危机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而这种游戏圈子内的自我狂欢也带给了游戏厂商和电影制片方一种错觉,似乎这种热度在其它领域是可以被复制的,于是乎这几年里游戏改编电影的想法开始死灰复燃,并且零星出现了几部作品。而在育碧、暴雪等游戏厂商和影视公司的联合推动下,《刺客信条》、《魔兽争霸》、《合金装备》等近几年来游戏圈的最强IP,开始纷纷试水改编电影。

认为优质的游戏IP改编电影可以获得成功的逻辑大多是这样的,游戏虽然与电影不同,但是对于成功的游戏作品来说,剧情一般都比较引人入胜,人物设置也有独到之处,这些都为电影的剧本创作提供了基础的素材,而且凭借着游戏所吸引的庞大粉丝群体,也为电影的回报提供了收视基础。虽然之前屡有出现自游戏改编而来的电影票房惨淡的事实,但许多由高票房电影所改编的游戏却都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以上想法不无道理,但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游戏改编电影和电影改编游戏,这两者之间并不是互通的,这其中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游戏作为电影、漫画的附属产物往往能够获得成功,如之前的蜘蛛侠、金刚狼、蝙蝠侠和变形金刚系列游戏作品的发布都是紧紧跟随在电影上映之后的,这些IP都来自于热门漫画和影视作品,属于影视和漫画IP的次级衍生品。电影在如今早已成为一种消费品,成为了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电影的超高影响力带动观众对故事题材的兴趣,对电影人物的喜爱,这种兴趣和喜爱在观影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是无处消解的,而衍生游戏的出现弥补了这一时间段的空缺,让更多的人凭借着对电影的喜好去接触一款游戏,这样一来游戏自然不缺少玩家买单。而根据游戏反过来改编电影则不同,游戏和它的玩家往往自成一体,与其他流行文化之间有着天然的距离,根据游戏作品改编的电影自然也就没有游戏衍生品这一条出路可走,这样一来无异于自缚手脚,到最后也只能剩下游戏玩家为情怀买单。

游戏与电影之间的天然隔阂

从形式上来说,游戏IP改编电影并不仅仅是可行性上的问题,深层次原因在于游戏与电影这两种形式上存在的天然隔阂。从游戏的玩家群体来说,群体中性别和年龄分布区间往往比较一致,以35岁以下的男性为主。相比于电影的大众化来说,游戏涵盖的人群并没有那么广泛,男性玩家和女性玩家的比例也是完全失调的。这种情况下的改编无疑为电影设置了一道看不见的门槛,很容易造成两极分化的现象,即游戏玩家会成为电影的忠实观众,无论电影的质量好坏,而没有游戏基础的普通观众则可能根本不会对一部有复杂背景,且自己完全不了解的电影感兴趣,除非电影的演员阵容非常豪华。而未来游戏电影的发展方向,要想有观众有市场,还是要快餐化、大众化。在钢铁侠、美国队长上映之前,除了忠实的漫画迷之外,没有多少人知道美国队长曾经怎样,也不需要了解这些,因为在电影中往往是以一个独立的故事出现,丝毫不会影响电影的叫好叫座。而游戏改编电影,要抛弃游戏中所架设的脑洞大开的世界观,简化人物之间的关系,并有可能重新设计剧情,这是一项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一旦改动幅度过大,忠实玩家不会接受,也很难保证能够吸引到足够的外围观众。

除此之外,游戏的精髓在于其融入剧情后的代入感和互动性,即所谓游戏中的常见术语“角色扮演”。这种互动既包括与游戏人物之间的双向互动,也包含了针对剧情作出的不同选择,这是游戏给玩家带来的多重体验中的重要一环。至于画面、操作、音响等体验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但是一款游戏的精髓一定是优秀的剧情和基于剧情的各种互动。而电影的改编,除了照搬游戏中的部分情节之外,却将这种互动扼杀了,这不是电影的问题,而是两种不同表现形式间的天然差异。不论电影的剧情如何百般曲折,结局却只能有一个,而游戏中的多重结局早已成为惯例。因此,我们常常见到由影视作品改编来的游戏,因为这类作品可以在电影剧本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角色和情节,并在这些内容的基础上添加各种互动行为,设置不同的人物结局。而由游戏到电影的这种倒推,无疑就存在着难以弥补的天然缺陷,这也就是为什么由游戏改编的影视作品很难出现既叫好又叫座的原因,即便人见人爱的劳拉和她的古墓丽影也没能做到。

电子游戏是所谓的第九艺术,而与绘画、雕塑、建筑、音乐、文学、舞蹈、戏剧、电影这八种艺术形式相比,其魅力不在于它的观赏性,而在于强互动性和代入感。这看似独特,却又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但在泛娱乐化的浪潮之下,游戏已不可能作为独立的形态存在,在资本的压力下被迫入场,却又迟迟找不到合适的融合形式,即便是与最接近的电影之间的互动改编,也无法掌握主动,不得不面临沦为附属品的尴尬。

游戏IP的正确使用方式

游戏IP在大荧幕上的郁郁不得志并不代表这类IP没有价值,相反正如上文所说,能够拥有一批数量庞大的忠实玩家本身就有着广阔的开发前景,而不应将目光仅仅局限在影视作品的改编上。目前在娱乐产业链中,游戏更多的作为衍生产品出现,尤其是影视作品的附属物,在这样的产业链条下,如果把游戏放在首位,除了日本有一些独到的方式之外,在其他国家市场似乎都无太好的办法。不过本文讨论范围仅限于商业电影,不包含动漫,因此日本二次元圈里的游戏、轻小说与动漫之间的问题,完全可以另写一篇文章,在此就不一一赘述。

游戏包括基于游戏开发的电影,最有可能的运用方式还是与未来技术的结合。尤其是时下开始备受各方重视的VR技术,应该是游戏产业最有可能迎来下一波爆发的结合点。如同上文所说,游戏的独特之处在于互动性和代入感,而且这种互动是基于游戏所营造出的独特环境,目前这种代入感更多的是依靠画面和声音,玩家通过鼠标或者手柄来操作,而未来的VR游戏则可以涉及更多的感官体验,带来全方位的环境带入和角色互动。

而依托VR技术的推动,从游戏改编电影也就有了统一的平台,基于VR的特性,电影可以将游戏这种高互动性和强代入感融入其中,也就能够弥补游戏改编电影所带来的生涩之感。并且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可以融入游戏分支剧情,多重结局的特性,将这类电影变成针对不同观众的个性定制电影。如此一来,这类影视作品的未来也不一定只局限在大荧幕内,这种基于VR的定制化、个人化的互动电影,完全可以走向家庭院线,通过虚拟设备和显示设备来实现。而这样一来,游戏改编电影不仅能够更好地体现游戏的特性,同时还将电影的观影体验融合其中,也将大大拓宽展示的渠道,这也将是未来游戏IP另辟蹊径向电影产业进发的又一大通道。

现阶段,游戏有着电影无法带来的独特体验

正如本文所说,游戏改编电影存在着诸多不利因素,以往的票房成绩也证实了这一现实,未来似乎前景美好,现阶段的不断尝试当然也值得肯定。不过游戏和改编电影之间的这道坎似乎仍难一步跨越。

电子游戏第九艺术的定位其实有些尴尬,有些人说艺术之间是相通的,对于艺术这个话题,看似高大上,其实又非常主观。它没有一个统一的准入标准,却有着极其一致的评价标准。人们通常认为,杰出的艺术品可以引起观赏者的共鸣。而电子游戏又有着什么样的魅力呢?通过游戏这种载体,能够让人体验到很多不同的经历,领会到各种各样的人生。我仍然记得,被问到“What can change the nature of a man”时所带来的深思;仍然记得,扎克斯之死时那番关于梦想的宣言;也仍然记得,奥利卡的诗所带来的感动。这时候的游戏对于每一位玩家来说,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游戏,而是另一段的人生经历。这一切,是现阶段的影视作品无法提供给我们的。

正如不久前的那个下午,我通关了GTA5,对着洛圣都的夕阳默默发呆一样。

但是,电影和游戏真的可以互相转化共同促进吗?它们的渊源究竟有多深,今后又可能会有怎样奇妙的交集呢?

从游戏到电影

把游戏改编成电影的操作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电子游戏的历史只有短短三四十年的时间,无论是受众规模还是影响力,都难以与商业电影这位前辈相媲美。因此,游而优则影,将优秀的游戏IP电影化,对游戏开发商和电影制片厂来说,是一个双赢的策略。

早在二十多年前,好莱坞的制片厂们便打起了游戏IP改编电影的主意。1993年,一部惊天动地的《超级马里奥兄弟》真人电影横空出世。这部电影改编自任天堂的王牌游戏1985年的《超级马里奥兄弟》。

然而,与躺在神坛中的原作相比,这部游戏改编电影的成绩一塌糊涂。该电影4800万美金的投资在当时不可谓不大,上映后却仅仅收回2090万的票房,舆论的评价更是惨不忍睹。

次年,《街头霸王》诞生,收获了1亿美元票房,成为第一部广受影迷喜爱的游戏改编电影。好莱坞似乎摸到了观众的类型偏好,在之后的几年陆续将格斗类游戏搬上大银幕,包括大家所熟知的《街头霸王》《双截龙》《真人快打》等等。

但这些电影普遍制作粗糙,情节幼稚荒谬,人物的行为缺乏合理的动机、内心情感单薄,所有角色就像没有灵魂的游戏人物,而非电影人物,因此饱受诟病。

在20世纪末,又出现一波魔幻、科幻题材游戏改编的电影,如《铁翼司令》《龙与地下城》,虽然剧情低幼的问题有所改观,同时也充分发挥了电影的视觉效果技术,但依然难以让人印象深刻。

直到新世纪,游戏改编电影才迎来一个正面案例。2001年,由好莱坞巨星安吉丽娜茱莉主演的游戏改编电影《古墓丽影》正式上映,在北美狂收了1.3亿美金的票房,截至今日,这个记录依然没有被其他游戏改编电影超越。

时光网评价,这部电影改编中最明智的选择莫过于让安吉丽娜朱莉扮演劳拉,无论性感的外形和带有野性的气质都与游戏主角颇为贴合,散发着过人的魅力。

据说劳拉的扮演者朱莉,是由数万名资深游戏玩家在网上投票选出的。电影的女主形象深入人心,以致后来新的《古墓丽影》游戏,仅仅因为女主角的形象和安吉丽娜茱莉差别过大而遭到无数影迷和玩家的吐槽。

不过女主形象的成功没有掩盖《古墓丽影》在故事方面的羸弱,情节没有新意,叙事焦点不清晰,人们称其为游戏改编道路上的倒退。真正算是该类型的成功之作,应该是2002年的《生化危机》。

该片最大的亮点是不拘于游戏原有的剧情设定,大胆创造了原作中并不存在的女主爱丽丝,而原作中玩家的化身吉尔、克莱尔等人则成为无足轻重的配角。

该片导演保罗安德森在开拍前就宣布,自己不会为了迎合游戏迷的口味而让影片充满僵尸。实际上,这部电影充满了悬念,还原了游戏的解谜特点,调动了观众的参与性,从内在上忠实了原著。

同样大胆原创的,是由iOS爆款游戏《愤怒的小鸟》改编的同名动画电影。由于原作本身没有主线剧情,这部电影基本搭建了故事线,并通过巧妙的设定丰富了游戏世界观,比如通过剧情解释了鸟儿们为什么这么愤怒?这一游戏设定。

这个游戏当时已经处于垂死挣扎的边缘,但改编电影却获得了意外的成功全球票房近3.5亿美元,北美本土票房也超过1亿美元。

21世纪之后,游戏改编类电影逐渐变多,而且成为了好莱坞大制片厂的宠儿,出现了《魔兽:崛起》这样1.6亿的大制作,当年以小搏大的情况几乎不复存在。这类影片基于庞大的粉丝群,即使口碑不佳,多数依旧能稳赚不赔。

游戏改编模式主要分为移植和原创两种模式。由于媒介性的差异,游戏文本提供更多是一种情境,至于情节常常没有电影那样明确的因果联系,也因此直接把游戏情节模式移植到电影中,就容易形成混乱或荒谬感。游戏主角本身没有太鲜明的性格特点,因为这样玩家才能将自己代入进去,如果原样移植到电影中,得到的就是扁平化的人物。

游戏改编电影得益于庞大的受众基础,但也可能因为过分讨好游戏受众,反而得不到观众的认可。其实游戏受众在看电影时,也希望看到一部符合电影规律的作品,因此创作者应该敢于原创,为电影化做出更多努力。

纵观游戏改编电影这25年的历史,其实成功的案例屈指可数,所以说还属于拓荒期。但目前游戏改编电影的潮流不减,甚至有壮大的趋势,相信未来这一模式会更加成熟。

从电影到游戏

相对于游戏的电影化来说,电影的游戏化是近几年逐渐流行起来的一种操作。

假设你是一位电影的主创,对自己的作品非常自信,那么怎样才能让这个作品的价值最大化呢?答案很简单:做周边。

当然,现在这种商业行为有了一个更加高大上的名字:IP开发。而这几年,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应用的火爆,让电影公司看到了IP开发的一条新途径,那就是电影周边手游的开发。

漫威影业就深谙此道。如果你去苹果手机的APP Store上去搜索漫威人物蜘蛛侠,会找到七个漫威官方授权的手机游戏。

这其中的四个都是漫威全明星大乱斗式的游戏,蜘蛛侠只是作为可用角色出现。而另外三个以蜘蛛侠为主角的游戏,是这样自我介绍的:

《超凡蜘蛛侠》:2012年《超凡蜘蛛侠》官方授权游戏;

《超凡蜘蛛侠2》:《超凡蜘蛛侠2》官方授权游戏;

《蜘蛛侠:飞越无限》:跑酷游戏,内容随着漫威电影同步更新,最新的版本已经引入了《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故事。

事实上,这些用着漫威电影里的人物和故事,介绍里写着正版官方的手游们,和其他漫威的周边一样,都是授权+外包的开发模式。例如上述提到的这几款蜘蛛侠手游,其开发商就是手游界的元老级公司Gameloft。

也正是仰仗着漫威的名气和Gameloft这种级别的大工作室扎实的游戏制作功底,漫威系的手游绝大多数都能在热度消退之前牢牢坐稳各大App Store的编辑推荐栏和下载排行榜前列,得到市场的认可。

这些游戏一方面为游戏公司增加了大笔营收,另一方面也为漫威的电影提供了强大的宣传效果,巩固并增强了漫威IP的市场影响力,一举多得。

而在国内,影游联动也有着相当成功的案例。2015年暑期档,跟随着《花千骨》热播而上架的同名手游在一个月内获得了1000万名玩家,收入达到了足足2.5亿。

类似漫威和花千骨这样成功的案例迅速被后来者们效仿。从15年往后,无论中外,用手机游戏来给热门电影造势似乎成了新兴大作的标配。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电影IP都有漫威人物的影响力,也不是所有的合作游戏开发商都是Gameloft或者EA,绝大多数电影IP改编类手游都相当平庸。

这类手游的基本操作模式是,游戏玩法模仿市面上比较流行的某个游戏,然后把电影里的人物或情节往这个玩法上一套就大功告成了。

2016-2017年是所谓影游联动爆发式增长的两年,期间无数制作低劣,内容无聊的手游顶着电影的热度上架,趁着电影的热度捞一把之后迅速销声匿迹,关服的关服,停运的停运,留下一地鸡毛。

观众和玩家的耐心毕竟是有限的,今年国内外对于影游联动的追捧明显降低了好几个热度,市场重新趋于理性。

电影与游戏的互相融合

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受众需求的变化,影游联动已经不只是游戏和电影之间的互相转换,游戏本身就在加入更多电影的元素,而电影也在尝试增加互动性向游戏靠近,游戏和电影的边界在逐渐打破。

总所周知,随着游戏的更新迭代,大型游戏的画面效果已经无限逼近大片的质感,很多单机游戏都会安插纯观赏性质的剧情段落。

比如《刺客信条》开头就有长达数分钟完全模拟电影镜头的剧情。2016年的爆款手游《阴阳师》本身就注重剧情和世界观的搭建,声音方面更是请到了国际知名电影配乐师梅林茂来创作背景音乐,再加上一众动画声优为角色配音,视听体验不亚于动画大片。

在这样的趋势下,很多人把游戏称为电影之后的第九艺术,甚至有取代电影的可能。但与此同时,可能是察觉到受众需求的变化,电影也在向游戏靠拢。

游戏区别与电影最大的地方在于它的互动性,玩家可以自由选择剧情线。但早在1967年,电影就在尝试加入互动性,那是由捷克导演拉杜兹辛瑟拉拍摄的《一个男人与他的房子》。观众在看这部电影时,可以通过座椅上的按钮来决定每个关键节点的剧情发展。

到了高新技术迅猛发展的当下,游戏的互动性以更巧妙的方式融入到电影当中。

玩过《愤怒的小鸟冲冲冲》的受众,在观看电影《愤怒的小鸟》时将会有意外收获,因为电影结尾出现胖红徽章字幕时,可以用手机识别音频来解锁游戏的新关卡。这种联动的模式将受众在两种产品中的体验进行了无缝链接,实现了游戏与电影的双赢。

VR电影被看作是电影的未来,威尼斯电影节以及北京电影节都开始了VR展映单元。从目前受众的体验反馈来看,VR极强的互动性让电影更加接近游戏。

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影游联动这个概念,其中真正的核心不是电影,也不是游戏,而是内容。而内容本身的培育才是重点。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71017发布于澳门新葡亰71017,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影和游戏真的可以互相转化共同促进吗?

相关阅读